平台动态

您当前位置:三牛平台 > 信息资讯 > 平台动态 >

高澜股份预增财报与大股东减持“紧相随”:“宫斗疑云”未解 大股东欲套现8200万“还债”

[2021-04-09 12:22]

中国网财经4月28日讯(记者 胡靖聆)创业板上市公司高澜股份(300499,股吧)(300499.SZ)日前宣布通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司理、同时也是第一大股东的李琦,拟减持公司股份不高出556.6万股(即不高出公司总股本比例的3%),用于送还小我私家股票质押的借钱。按4月27日收盘价14.72元计较,这部门股份市值约8200万元。

而就在此前不久的4月初,高澜股份方才交出一份大幅预增财报:估量2020年1-3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盈利243.43万元至281.87万元,同比上年增长90%至120%。李琦紧随大幅预增财报抛出减持方案,立即在二级市场激发浩瀚中小股东的争议。

对此,高澜股份在接管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暗示,公司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51.76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96.50%。公司业绩实现同向增长的主要原因是陈诉期内,公司归并报表范畴增加了控股子公司东莞市硅翔绝缘质料有限公司,对公司业绩有努力影响;公司打点局限化效应慢慢浮现,营业收入一连增长。

对付李琦减持股份,高澜股份对中国网财经记者称:“公司第一大股东李琦先生拟通过本次减持送还部门股票质押贷款,进一步低落股票质押比例,确保小我私家债务良性成长。今朝公司出产策划一切正常,2019年度及2020年一季度收入不变增长,股东本次减持打算的实施不会对公司的管理布局和一连策划发生重大影响。”

财报预喜为何“跌跌不休”

受疫情影响,本年一季度大大都制造业上市公司都呈现了差异水平的业绩下滑,高澜股份却意交际出了业绩大幅增长财报。然而靓丽的财报并没有扭转“跌跌不休”的股价下行趋势。公司股价自2月下旬创出24.19元的阶段性高点后,累计跌幅已靠近40%,4月初宣布的大幅预增财报也并未能扭转颓势。而中国网财经记者在股吧、雪球等社交媒体平台看到,浩瀚中小投资者“用脚投票”的选择,很洪流平上是受公司大股东减持的影响。

在股价一连异动、主要股东兼重要高管减持股份等一系列行动背后,是公司自去年10月开始的“董事会宫斗疑云”开始的“续集”。

果真资料显示,高澜股份创立于2001年, 是一家专注于电力电子装置用纯水冷却设备的研发、设计、出产、销售及售后处事的企业,公司产物及处事技能今朝已遍及应用于发电、输电、配电及用电各个环节电力电子装置的冷却。2016年2月,公司在深交所上市,也是国度火把打算重点高新技能企业。

当前公司的业务主要会合于直流输电、新能源发电、柔性交换输配电以及大功率电气传动规模,公司的产物和技能应用规模较广。由于公司的产物布局有待进一步富厚,实际市场空间及应用规模有待进一步开辟。

作为一家细分规模龙头的专业型公司,高澜股份一直备受成本市场存眷。而2019年10月,一桩由看似“强强连系”功德的并购案,却意外激发了公司董事会的“宫斗”,更引起了成本市场及舆论的遍及存眷。

董事会宫斗:办理“提问题的人”

2019年9月29日,高澜股份召开股东大会,公布拟以2.04亿元收购东莞市硅翔绝缘质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莞硅翔”)51%的股权,东莞硅翔整体估值为4亿元。但停止本次生意业务资产评估基准日2019年6月30日,东莞硅翔经审计的净资产仅为0.97亿元,评估值为3.91亿元,评估增值率303.51%。

这一议案就地遭到了公司两位“老臣”——董事吴文伟及监事陈德忠的阻挡。

果真资料显示,吴文伟是高澜股份最早的首创人之一,2001年高澜股份前身高澜水技能有限公司创立时,就是李琦的创业同伴,在高澜股份的上市进程中,也曾恒久作为李琦的一致行感人配合节制公司。

作为公司“老臣”,也是恒久从事这一行业的资深人士,吴文伟投出阻挡票的原因是,东莞硅翔策划风险偏大,资产评估估价偏高,产物前景不明,技能含量较低,已经呈现大量坏账,标的资产还曾经存在注册成本未缴足、股权代持、同业竞争、关联公司占用标的公司资金、重大业务条约主要条款缺失、违反社保劳动礼貌等多项不合规风险等。

在高澜股份2019年9月30日披露的《第三届董事会第十五次集会会议决策通告》中对吴文伟的阻挡来由举办说明。高澜股份认为东莞硅翔的将来成长前景精采,所处行业切合国度计谋成长偏向且具有辽阔的成长空间,客户优质,具有必然的议价本领,估值公道。审计陈诉期内,公司策划收入一连增长,策划状况精采,技能研发实力较强 ,具有可一连的盈利本领,东莞硅翔注册成本已足额缴纳,不存在股权代持景象。收购交割前将办理同业竞争问题,将来将慢慢规避或淘汰关联生意业务,内控执行有效。